【晉越集運會員登錄】南京一羣“老男孩”痴迷兒時玩具四驅車,還玩進了國際賽場
2021-06-01 21:07

迷你四驅車曾經是上世紀90年代風靡的“國民玩具”,伴隨動畫片《四驅兄弟》的播放,男孩們人手一輛毫不誇張。隨着物質條件的豐富,更多的高科技玩具出現在孩子們的生活中,但仍有這麼一羣“老男孩”執着於這種賽道中飛馳的模型賽車。

南京的兩位80后王龑和惠青結識於公園中車迷們拼湊的“臨時賽道”上,每週都花上大量的時間學習鑽研,自己研製出測速儀器,也獲得資格代表中國站上世界賽場。如今,兩人利用業餘時間開了一家名為“兄弟四驅”的網店,也向車迷們提供自己設計打磨的改裝部件。

公園中“大男孩”們

每週拼湊臨時賽道

在南京梅山的一處公園內,每到週末就會一夜之間出現一條賽車賽道,來自全南京的愛好者們,將七拼八湊的賽道部件帶到這裏,組成一條“臨時賽道”,在馬達聲中一玩就是一天,王龑和惠青就結識於這裏。

王龑介紹,迷你四驅車是很多80後、90後男生的童年記憶,但是在2000年後,這種玩具在國內幾乎“銷聲匿跡”。“到了2013年左右,四驅車的發明公司日本田宮重新開始進入中國市場,從那時候起我就重新開始玩了。”王龑在南京找到了一批愛好者,組建了車隊,經常交流比賽。

選手們在比賽

“曾經南京每家大型商場樓上,都有公共的四驅車賽道,每到週末便吸引很多孩子來玩。但是後來,全南京都找不到這麼一處地方可以比賽四驅車了。”於是王龑和朋友們物色了一處公園,每到週末只要天氣允許,在這裏用各自攢的賽道部件搭建賽道,也吸引來不少周邊居民,饒有興致地圍觀。

惠青偶然在網上看到了比賽的視頻,便搜索加入了QQ羣,“第一次去看他們比賽,我還沒有車,就在那看他們玩了整整一天,一下子就入迷了,從那以後就毫不猶豫地和他們一起玩了。”

惠青和他的迷你四驅車

每次比賽賽道不同

根據難度調整車況

記者瞭解到,迷你四驅車是1982年日本田宮模型公司將專業競技用的無線電遙控賽車(RC Racing Car)模型縮小,去除轉向及遙控裝置,研製及發售微型的四輪驅動模型車。1987年開始舉辦賽事,後發展出多個國際比賽。

迷你四驅車比賽多數以最快到達終點為目的,一般比賽用的賽道能同時容納三輛參賽車比賽,大型比賽的賽道能夠同時容納五輛參賽車。另外還有以完成賽道速度最快為目標的計時賽,以完成最多賽道偱環次數為目標的耐力賽,還有以迷你四驅外形設計評審的比賽。

惠青和隊友們

“現在比賽和以前不太一樣,我們小時候一些四驅車比賽的車輛,純追求速度,車輛只要跑得快就行了,現在的比賽有更多的難度點,根據每個難度點需要作出不同的調整,這也是樂趣所在。”

惠青介紹,一般的比賽對車輛會有要求,車重、規格、輪胎的寬度、直徑都要統一,“參賽前我們會了解賽道,世界比賽甚至會在家先模擬賽道試驗,根據擺放順序不同,對車輛速度的要求也不一樣,有的賽道太快了就跑不了,什麼地方應該減速、什麼地方應該快一點,比拼的就是這些細節。”

惠青説,比賽的經驗就在於能夠很快地反應過來車輛要怎麼調整,高手可能一兩個小時就能調整好,缺乏經驗的可能比賽結束了都沒明白。

參加四驅車亞洲盃比賽

“滿滿的使命感”

王龑和惠青玩迷你四驅車到了痴迷的程度,不僅在後來組建了自己的賽道,還每年在全國各地參加比賽,學習機械方面的知識改進車輛。暴雨中參賽,連夜趕飛機,都成了他們有趣的回憶。

2018年惠青獲得資格,參加四驅車亞洲盃的比賽。與全世界一百多位選手同場競技,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。“組委會發放給我們寫有‘中國’,帶着國旗的比賽服,覺得特別激動,能在這樣一個賽場上代表國家,特別具有使命感。”

王龑和他的迷你四驅車

雖然比賽計算的是個人名次,但是國家隊的隊友們更多的是團隊作戰,保證中國隊走得更遠,“比如亞洲盃上會有隊長,世界賽會分為兩個小組,相互協作,有人觀察賽道、有人研究對手、有人調試車輛,隊友之間有分工配合。”惠青説。

記者瞭解到,2014年中國隊的“茄子”獲得冠軍,也打破了日本選手的壟斷,成為唯一一個獲得世界冠軍的非日本選手。如今世界盃賽事越辦越大,每年中國會有12位選手參賽,今年還將作為表演項目參加東京奧運會的比賽,“國內目前在舉辦分站賽,南京也將舉辦其中一站來進行選拔,我們正在全力以赴。”

為提高比賽成績

他們研製發明測速器

王龑和惠青在圈內小有名氣,還因為他們研製了一個比賽輔助設備測速器,“每一次車輛進入賽道後,需要判斷車輛在這個狀態下能跑多快,是否能支撐跑完整條賽道,這個時候需要一個輔助工具。”王龑説,這個工具日本選手一直就有,但是他們不太願意賣給外國選手,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提高比賽成績的“獨門裝備”。

“在這種情況下,我覺得中國有足夠的製造能力,為什麼不能研發這樣的小玩意,於是我們開始着手嘗試。”學電氣自動化的他缺少機械方面的知識和加工的技術,就一點一點學習,向專業人士請教,不斷論證,“我們有三個人,一個人做軟件,一個人做硬件,還有做測試的。”

參與比賽的小夥伴們現場合影

花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,研究了別人測試的方式方法,經過硬件上的磨合,他們做了一款更優於日本的測速裝備,這一點我們非常自豪,“現在這個小裝備進入量產了,不少國內選手都會用。”

“兄弟四驅”開店

為了聚集愛好者

王龑和惠青在2018年開起了自己的網店,為很多車友提供定製的改裝件。在南京溧水的工作室內,記者見到了貨架上琳琅滿目的賽車模型和各種配件,“成套的這種一般初級愛好者會買,高手會買零件拼裝,或者找我們定製各種改裝件。”王龑指着五顏六色的改裝配件告訴記者。

王龑在改裝迷你四驅車

在工作室三樓,還有一個小型“車間”,裏面擺放着不少材料和兩台機牀。他們聘請師傅根據設計和強度要求進行切割和打磨,製作出理想的改裝配件,“就連輪胎也是定製的,以前原裝的輪胎往上一套就可以了,現在輪胎都有專門做的寬度、高度、顏色、角度。”

迷你四驅車

店內還有一個小小的直播間,惠青常在這裏直播,向網友介紹一些迷你四驅車方面的知識,背景中的“四驅兄弟”品牌正在申請商標,下面寫着一句“迷你四驅車真正的魅力不在於輸贏,而是有它的地方就有兄弟”。“店名一方面受了動畫片《四驅兄弟》影響,一方面也是想表達玩四驅的都是兄弟的含義。”王龑介紹,“網店提供一個車迷們的交流空間,拋磚引玉,希望國內這類產品越來越多,對於這項運動愛好的推動作用遠大於經濟收益。”

迷你四驅車

國內有75歲高齡選手

也有初中生參賽

從風靡一時到相對小眾,迷你四驅車在國內仍有着各個年齡段的愛好者。王龑介紹,現在迷你四驅車的中堅力量仍是30歲左右的這一批人,“他們年輕的時候接觸過,由於種種原因沒有辦法深入接觸,如今有了經濟基礎和時間,就開始當做愛好來鑽研。他們來自各行各業,有不少南京本地的高校理工科老師,還有汽車設計製造相關行業的從業者,對四驅車情有獨鍾。”

王龑和隊友在改裝迷你四驅車

車迷中也不乏孩子和老人,王龑認識的年紀最大的參賽者今年75歲了,老爺子退休前從事機械相關行業,退休後就作為愛好,和他們一起到處比賽、聚會,心態非常年輕,“年紀比較小的車迷往往需要更多家庭的支持,四驅車現在價格不貴了,但是參加比賽需要時間和精力成本。能夠常參加比賽的,往往家長都全力支持他們的這些愛好。”

迷你四驅車

去年在溧水舉辦的比賽,一個外地孩子週五放學就坐飛機來南京,比賽結束了連夜趕回去,全程由家人陪同。“學習的好壞不是一兩天決定的,更多地支持孩子的興趣才能長遠地促進他的學習。”家長的這番話讓王龑非常感動,他告訴記者,不少參加比賽的孩子成績其實也非常好,真正做到“學得好玩得好”。

迷你四驅車

紫牛新聞記者|劉瀏

編輯|張冰晶

剪輯|萬惠娟

主編|陳迪晨

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記者拍攝

揚子晚報·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

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

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

微矩陣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繫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

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

 蘇ICP備13020714號 | 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 蘇B2-20140001